资讯中心

  • 通知公告
  • 旅居活动
  • 行业新闻
  • 政策法规
当前位置: 资讯中心 养老 养老硬件有了 软件服务何时跟上?

养老硬件有了 软件服务何时跟上?

2017-02-2111:18 (点击:1558)

来源: 北京晚报

“我还真就盼着家门口的养老驿站早点开起来,让我们老人有个地方吃点老年餐。”金大妈心里一直期盼着。近两年,北京大力推进居家养老服务,养老照料中心、养老驿站等新设施次第开花。然而,硬件设施有了,软件服务能跟得上吗?日前出版的《北京居家养老发展报告(2016)》显示,供需平衡依然是养老中面临的大课题。

老人社区找不到老年餐

大年初八上午,从家里出门去菜场买菜时,金大妈又去社区旁边的“养老驿站”看了一眼,透过窗户玻璃望去,里面还是一片等待装修的样子。“两个月前,这个养老驿站就挂起了牌子,然而,春节假期都过完了,驿站还没开起来。”

今年60多岁的金大妈,独自一个人住在东三环的劲松社区。这里,是一个老年人扎堆的老社区,不仅是上世纪建造的小区楼栋里几乎每层都有老年人,就是在马路边、社区市场、水果铺子里,也都能看到老年人的身影。然而,就是在这样一个老年群体扎堆的地方,想找个老年餐桌却把金大妈给难住了。

“我一个老人住着,不愿意天天做饭,就想找个地方能搭个伙。”金大妈告诉记者,一年多前,社区里也曾新开了一家老年餐配送中心,然而,直到今天,餐厅不仅没有为老年人提供的送餐服务,更是连“少油、少盐”的正经老年餐也没有。

社区的养老照料中心,也曾让金大妈燃起希望。每隔几个月,她就自己去养老照料中心看一圈,“那里的工作人员告诉我,虽然照料中心里有老年餐服务,但只提供给在这里居住的老人,而像我这种不租床位的老人是不能在里面用餐的。”金大妈自己算过,在养老照料中心里租一张床位,每个月最便宜也要5100元,自己的退休工资压根不够。

“最关键的是,我只是想找个地方吃个午饭,干吗要为此租一个床位?”每当犯懒时,金大妈就为吃什么而犯愁。偶尔,她也会让在单位工作的女儿用手机给她叫个外卖,“可一顿外卖少说20元,对我们老人家来说还是太贵。”

7家照料中心有社区配餐

去哪里就餐的烦恼,不仅仅只有金大妈存在。

日前,由首都经贸大学、北京怡年老龄产业促进中心等共同编写出版了《北京居家养老发展报告(2016)》。《发展报告》中选取了朝阳、石景山、东城、丰台和海淀五个区的1000名50岁以上的中老年人作为问卷调查对象。

在北京社区老人需求量较高的就餐服务方面,调查问卷显示,超过半数的被访老人愿意使用社区老年餐服务。具体而言,在老年餐的订餐形式方面,被访老人最希望是饭前随时订的灵活预订方式,选择此方式的老人占到总数的47.1%。价格方面,33.3%的被访老人选择了最便宜的“10元/份至15元/份”档位,20.9%的被访老人选择了“15元/份至20元/份”档位,而愿意支付20元以上一份老年餐的被访者比例非常低,仅占到了3.9%。送餐形式上,34.8%的被访老人更偏向于餐厅用餐,23.2%的被访老人则选择了送餐入户。

那么,就餐服务的供给上呢?报告中选取了77家养老照料中心进行电话调查后发现,尽管有42家、78%的养老照料中心有养老助餐服务,但提供社区配餐的只有7家、13%。值得注意的是,有24位养老照料中心的负责人都提及了老年餐存在的人工贵、盈利低、收支难以平衡的问题。“一位养老机构负责人表示,他们提供的15元的两荤一素老年套餐要达到2000份才能有盈利。一位养老照料中心负责人说,自从2015年3月老年餐桌运营以来,参照10元一荤一素、13元一荤两素或16元两荤一素的价格标准,在所有工作人员上阵帮忙的情况下,依旧是亏损经营。”

“养老助餐服务旨在促进整个老年群体的营养健康,并增进老年群体的健康公平性,因而它是一项非营利性公共服务。”报告提出,作为公共服务,它需要依靠政府、养老照料中心、社工机构、餐饮企业、社会民众等各方力量的共同参与。同时,它也决定了它的运作主体是挺养老服务的民非机构,而非以营利为目标的餐饮企业。

机器人能否陪老人聊天

如果说就餐是物质食粮,那精神慰藉就算是精神食粮。然而,对于像金大妈这样的老年人来说,这份精神食粮却更匮乏。

“平时一个人在家时,想找个说话的人都没有,实在急了我就自己和自己说话。”金大妈告诉记者,在企业打工的女儿平时工作繁忙,除了周末很难回到家里看她,所以,绝大多数时间里她就是独自生活。天气晴好时,她可以出门遛弯、去公园跳跳广场舞,或者在楼下和楼道里的其他老人聊聊天,可一旦遇到污染天气,出不了门,她就只能憋在家里。

“我现在眼睛老花了,书上的字都太小、看不清了,总看电视也没什么可看的。”金大妈开玩笑地说,她看新闻说高新科技已经发明出了扫地机器人、煮饭机器人,不知什么时候能发明出一个陪聊机器人,专门陪孤独的老人家聊聊天。“真要有这种机器人,再贵我也出钱买一个。”

在今年的北京两会上,同样有市人大代表提出,现在针对老年人尤其是残疾老年人的精神慰藉太少。“残疾老人由于身体状况所限,很难走出家门,只能在家里转悠,可谓‘上得来、下不去、进得来、出不去。’他们非常需要社会提供精神慰藉,然而,就我所了解,现在针对这类老年群体的精神慰藉太少太少了。”

家庭照料和医疗护理服务的供给水平也大不同。以老年人当前需求较为强烈的医疗护理服务为例,当前大部分提供居家养老服务的机构,只能进行诸如测量血压等极为简单的操作,几乎不能提供任何专业的医疗护理服务。在实践中,虽然也有一些街道能够充分利用本地区的医疗资源,采用街道补贴和老年人付费相结合的方式,有效解决了医疗机构医生上门服务的问题,但对于大部分社区而言,要提供老年人所需的医疗护理,仍面临着很大的制约。

养老供需平衡是大课题

“通过调研发现,总体而言,居家养老服务需求中存在的主要问题是,较低的知晓率,以及需求率和使用率之间存在的明显差距。”《北京居家养老发展报告(2016)》中写道,对于居家养老服务的知晓、需求和使用,调查从日常生活照料、家政服务、精神慰藉、医疗服务和老年教育五个方面20个项目做了调查,显示20项居家养老服务的知晓率、使用率和需求率都处在一个较低的水平上。其中,知晓率上,除了小时工的知晓率为67.5%外,老年人对其他19项居家养老服务的知晓率均未超过50%,而最低的陪同看病的知晓率仅为11.0%。从实际使用情况看,排名较高的前五项服务项目依次为家电维修服务(13.6%)、小时工(12.5%)、管道疏通服务(12.0%)、水电安装检修服务(10.6%)和组织观光旅游(7.3%)。

“结果显示,一些项目在需求率和实际使用率之间存在着明显差距。”报告指出,这些差距的产生,或者反映出老年人购买力不足,意愿需求无法转化为有效需求的需求侧制约,或者反映出这类服务发展水平较低,尚不能提供老年人所需服务的供给侧短板。

“经过近几年的努力,以养老照料中心为支撑的居家养老服务体系在北京已逐步建立,但从总体上看,居家养老服务和产品供应不足,市场发育不健全,服务供给不足同日益增长的老年人养老需求间的矛盾将长期存在。”报告最后提出,需要从顶层设计方面建立多方共同参与的服务模式,推动供需平衡。(本报记者 赵莹莹)

上一篇:候鸟养老开启养老服务新业 下一篇:养老机构发展迅猛 社会化
返回
顶部